學員8月投稿

2010年10月3日

以下為D中隊學員於2009年8月撰寫有關對香港少年領袖團感想。

 

香港少年領袖團的生活

D中隊學員下士曾裕泰
2010年8月10日

回想起剛剛升上中學不久,學校要求我們中一學生要加入一個制服團隊。當時有七個團隊,例如香港航空青年團、香港海事青年團、香港少年領袖團、香港紅十字會等等。原本我對香港航空青年團有點兒興趣,我正經過香港少年領袖團,想到香港航空青年團看一看有沒有好玩的活動,突然有人拍我肩頭說:「小朋友我是香港少年領袖團訓練中隊的指揮官鄭建滿少校。」接著他開始介紹本團。唯一令我有興趣的就是野外戰術運用,我就選擇香港少年領袖團,在此與它結緣。

在我第一次訓練認識了很多新朋友。當時我的目標是四月的周年大會操由見習學員升為學員。訓練時我與一班兄弟姐妹經歷了很多辛酸的時間。時間過得很快,到四月,當日我們不再像新手初哥左手左腳。一雙步操鞋擦得如黑鏡,當操過檢閱台我們便升了做學員了。

時間又過得很快就過了一年半。當中我很多謝肯定我能勝任的導師和長官。我認為身為一個下士我是有責任帶領師弟 / 師妹,與他們培養良好溝通,自己要做好本份再幫助人。不可以再嬉皮笑臉,要懂得認真時認真玩時玩。要好好照顧下屬,希望他們可以以我們作為榜樣,做好自己。現在我在訓練中隊的D小隊帶了兩次的訓練。我希望可以繼續跟訓練中隊的D小隊一起帶領師弟 / 師妹們成長,令到他們學懂團結精神、合作、自信心、責任感和自豪感。帶領他們好像我自己在周年大會操自豪地操過檢閱台,畢業升做學員一樣。



香港少年領袖團

D中隊學員下士高禮彥
2010年8月13日

在我最初加入香港少年領袖團時,對於我而言,只不過是接觸槍械的一個途徑。在加入前,只是因為在學校招生日上見到玩具長槍,並知道參加後可以接觸到真正的槍械,而加上我對槍械喜愛,所以我就情不自禁地填了申請表。

經過九個月的訓練,我把所有的辛苦都擋下了,畢業並得到最佳學員。然而,對於我在加入後的目標–成為一名學員特級上士,這只不過是第一步而已。但就在這個時候,我出國遊玩了整個暑假,亦因此由小胖變成了大胖。對於國外的舒適生活,再對比香港少年領袖團的辛苦,就造成了懶惰。因此,我對香港少年領袖團放棄了。

兩年之後,我的妹妹升上與我同一間中學並參加了香港少年領袖團。陳Sir聯絡上我並邀請我回來。起初的時候我並不太願意,因為沒有了當初的熱誠,但想起我每個周末都無所事事,所以我便答應了。

再經過了九個月的訓練,我成為了一位學員下士。但因為兩年的斷絕,年齡的增長,對於當初的目標已經無望了。但是,我不會因此而再放棄,所以重新定立一個新目標,就是努力做好下士的本份,在成年之前,再有進一步的晉升。

 

我對香港少年領袖團的感想

學員中士吳沅棋
2010年8月13日

「加入HKAC的第三個年頭,我將會成為一位學員下士。我是既驚又喜,驚的是自己開始有權力,責任感亦都愈來愈重,所以我的目標是做好一個學員下士的本份,而且要教好學弟學妹,令他們成長;喜是因為我對HKAC的認識日益加深,希望可以藉著這個機會,好好學習,把自己和大家都變得更強,更好!」

零九年八月初升上學員下士時,我曾經言之鑿鑿的說過以上一番話,說過自己的目標!一年後的今天,我將會成為學員中士,其實對D中隊的感覺真是有增無減。

當上學員下士,擔當的角色轉換了,自然戲份都不一樣。記得上年聖誕camp領著一班學員去行山,看到他們雞手鴨腳似的,真是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勸阻他們。我記得當時有位胖胖的導師阻止了我,還著我不可以在行山途中提點他們,除非有生命危險的事,否則都不可以跟他們談話。那時候真是好辛苦啊,要我不說話,不提點,真的就如取我命一樣。

知道為什麼會要求我不說話嗎?

其實就是希望學員們能夠透過自己親身實踐,再加深印象。那時候我是好震驚,我說過想教好學弟學妹,令他們成長。但事實上,究竟我的方法有誤嗎?做一名學員下士不是以自己為中心就可以,要想清楚到底做了之後,下一步會怎樣,後果又會怎樣。要想的不單單是一刻要完成的事,而是要加上之後的結果,令事情更加完善。做好一個學員下士並不容易,一件事有多種方法去完成,事情的結果就是取決於自己採取了什麼方法!而我亦認為哪一種方法能夠成功,就要嘗試出來。趁著自己還小,後果還承受得了,就要去試!!

加入HKAC的將近第四個年頭,我將會成為一位學員中士,我同樣是既驚又喜。做一名學員中士,更加要學會抽身,要學會照顧更多的人與事,亦要學會與更多的人相處。今次的目標,是可以跟學員定清楚一些規則:玩與工作是要分開;工作時我希望可以領導他們完成,同時間亦會學到一套做事的方法;玩的時候,我希望可以令他們同樣感受到我的歡樂,會令他們輕鬆快樂,知道入camp不只訓練,其實也可以像朋友般好好相處的。

訂立了的目標,不是空談,而是一定要做到。

 

我對香港少年領袖團的感想

D中隊學員下士孔嘉彤
2010年8月13日

自從升左做學員下士之後,覺得自己對香港少年領袖團?歸屬感有增無減,越來越鍾意入營受訓練,認識更多朋友又可以學到好多書本上學不到的東西。與師兄弟/姐妺一齊訓練,一齊玩,之後就可以享受,幾辛苦都值得。

我覺得做一個好?學員下士需要有責任心,自信心及謙虛。

自信心係一種很重要的東西,無論領隊還是隊友都需要自信心。對自己有自信心係首先的條件,肯定自己做的事情是對的。同時要令隊友信心去做好每一樣野,要俾一個清晰的指令給隊友,不要含糊不清。要有責任心就要對自己做的事情負責,好似做錯了事就要承認,然後做番好。還要照顧隊友的需要,注意隊友的身體情況,睇下有冇人唔舒服,在適當的時候俾一些休息時間。做了學員下士應該多聽別人對自己的意見或評語,不可以太驕傲,要謙虛。另外,分配人手方面也是一種高深的東西。學員下士因應每個人的專長來分配人手做野,這樣做事會事半功倍。做學員下士當然有權力la,但係唔好恃住自己有權力就以為自己的權力好大。當然,也不能濫用權力,也不要自大。適當地運用自己的權力,把整隊人帶領得更好。學員下士要做一個好榜樣,以身作則,盡量把自己做到最好。若有隊友有不明白的地方,就要耐心咁解釋俾佢地聽,讓師弟師妹從中學習。

 

My Feelings being Promoted to Lance Corporal

Dickson Lui, Cadet Lance Corporal, D SQN
15 August 2010

I was really surprised when I first heard the news of my promotion, I was nervous, I felt that I wasn't ready from the sudden change in responsibility and still I am a bit worried that I wouldn't be able to do what it takes to be a Lance Corporal. My friends helped by satisfying me with the fact that I would get over it easily when I got used to it. As I just got back from Europe, I am running a tight time because I need to prepare my uniform and prepare myself for the next weekend training.

Being promoted to Lance Corporal, I needed to take a great big step as I was going into a whole new perspective in HKAC as I continue to meet new friends in the process of working together, I become happier than ever. When I first entered HKAC, I was forced, I hated HKAC, I hated whoever introduced HKAC to my parents, and I had no dreams in HKAC and no wishes to be promoted. After 3-4 weekend trainings, things turned the other way round, I wanted to go to HKAC and even though I don't love HKAC, I enjoy it, I had dreams of being promoted but I never thought my dream would come true so early. I have a future vision of a Lance Corporal that I would start of hard for me but at the end I was able to achieve standards. In the vision, I had many successes and failures, I also made mistakes and I got in trouble, but I learned from my mistakes, doing better and better every time. The opportunity I took to be a Lance Corporal told me that I did the right thing and it was good for me. As my independence develops and my leadership skills rises at a slow but steady pace, I become more confident that I would come to success.

A special thing is that going to HKAC is like a buffet, you pay to enter but you take as much as want. In HKAC you pay to enter and learn as much as you can, with an amount of money, you could waste it or learn as much as you can. The rewards you get are how much you learn and how much you put the use in them.

The challenges I might face are that because I'm probably one of the youngest Lance Corporals, older junior cadets would turn against me and not listen to me. Another challenge is that even though I can communicate in Cantonese, English is my main language and that I might cause people trouble to help me translate words I don't exactly understand.

 

我對香港少年領袖團的感想

D中隊學員下士葉炳剛
2010年8月17日

在不覺間,加入香港少年領袖團這家庭已有3年了,這些年間學會了很多,亦辛苦了很多。隨著經驗漸增,亦由原來人的師弟成為照顧師弟的師兄。

直至現在,我仍不信任自己的能力,不相信自己能勝任,同時卻知道自己必須變得成熟。還是學員時,雖常聽一個剛升級的朋友的憂慮。現在親身的感受到,感覺果大不同,明白這擔心實來自「權力大,責任亦大」。

現在有了責罰的權力,但亦負起了教導的責任。我害怕在山上表現出我差勁的技術,在想若我表現出我的無能,師弟妹會私下說我不稱職,看不起我,認為我沒資格當師兄。我又知道須和下屬有良好溝通,卻害怕混熟後會使他們在工作時不認真執行我的命令。相反,又怕若我表現得嚴肅一些,會否使他們認為我只會裝兇作勢,從而遠離我呢?我的感覺能用戰戰競競來形容。

經一番思索,結論是我必須?故知新,防止生疏,以能在師弟妹面前表現出我的能力及自信心,作他們的榜樣,才能稱職。在細微事情上對他們關懷,才會有良好的溝通合作,能對外顯示出我們香港少年領袖團上下的團隊精神。既將來臨的九月對我來說是挑戰,也是表現成果的時候,對此我又興奮又期待。

在香港少年領袖團中,我們會表露出我們的真性情,故能在當中識到一群知心友。入營受訓練時有種像回家般的感覺,這亦是吸引我參與的原因。